港澳平: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条例草案》平衡兼顾维护国家安全和保障权利自由及经济发展
2024-04-02 20:17

 新华社3月8日播发港澳平题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条例草案》平衡兼顾维护国家安全和保障权利自由及经济发展”的文章,全文如下:

  顺应社会共识和期盼,3月7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审议同意《维护国家安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并决定提交立法会审议。3月8日,《条例草案》刊宪并在立法会首读及二读。

  细览《条例草案》,并结合参与行政会议审议的多位行政会议成员所作介绍和评价,可以感受到,《条例草案》在切实落实香港基本法、全国人大“5·28”决定、香港国安法关于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和要求,补齐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制度的漏洞和短板,构建完整管用的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同时,充分吸纳公众咨询过程中社会各界提出的有益意见建议,积极回应有关方面的合理关切,在维护国家安全和保障权利自由及经济发展之间取得了良好平衡。从公众的角度来看,《条例草案》在以下五个方面可圈可点。

  ——充分尊重和保障人权

  《条例草案》开宗明义,明确该条例建基的一项重要原则就是尊重和保障人权,依法保护根据基本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特区的有关规定享有的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内的权利和自由。而且,这一原则实实在在、具体细致地贯穿和体现于整个《条例草案》各部分的规定中。

  首先,《条例草案》的法律条文十分清晰,精准针对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有效释除公众对于行使正当权利自由“会否误堕法网”的疑虑。比如,《条例草案》详细规定,在“国家秘密”方面,有关资料、文件、物品必须属于《条例草案》规定的7个特定领域,而且必须符合在没有合法权限下披露便相当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的实质要件,才构成“国家秘密”。再比如,构成“接受境外情报组织提供的利益罪”必须具有危害国家安全或罔顾是否会危害国家安全的意图,还要明知对方是境外情报组织而接受其提供的实质利益;构成“境外干预罪”必须同时符合配合境外势力、使用不当手段、意图带来干预效果这3个要件(即“三连中”),与正常国际交流交往合作没有任何关系。又比如,对于“煽动意图”,除了具体列明构成情形外,还订明不构成“煽动意图”的情况,包括出于完善有关制度或宪制秩序而提出意见,出于对有关事宜提出改善意见而指出有关机构或机关的问题等。也就是说,对政府施政基于客观事实作出合理和正当批评、指出问题、提出改善意见等的言论不会构成煽动罪。

  其次,《条例草案》提供适当的免责辩护,进一步明确了罪与非罪的界限,有效释除公众对“言论和新闻自由会否受限”的疑虑。《条例草案》对“输入具煽动意图的刊物”“非法获取、管有、披露国家秘密”“非法披露看来属机密事项的资料”等特定罪行的免责辩护作了具体规定。特别是充分吸纳公众咨询期间的社会意见,明确将维护公众利益作为非法获取、管有、披露国家秘密有关罪行的免责辩护理由,有效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

  再次,《条例草案》对警权行使清晰订明条件及限制,有效释除公众对“执法权力会否不受约束”的疑虑。比如,对新增的延长羁留期、就咨询律师施加适当限制、就获保释人施加适当限制这3项执法权,作出多项限制性规定,包括警方必须向法院申请手令并严格限定获批手令须满足的条件和要求,明确规定有关执法措施的时效以及复核程序,给予受影响人士有效的救济途径。

  ——充分借鉴其他国家特别是普通法国家立法经验

  《条例草案》顺应世界各国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趋势,积极借鉴其他国家特别是普通法国家同类立法最新成果和有益经验,与国际通行做法及规则相接轨。刑事罪名方面,《条例草案》新增的罪名,在有关普通法国家中均有相应或类似规定。比如,“境外干预”“参加或支援境外情报组织,或接受其提供的利益”“危害国家安全的破坏活动”等罪行,参考了英国的《2023年国家安全法》、澳大利亚的《2018年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新加坡的《2021年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等。

  域外效力方面,《条例草案》有关规定符合国际法原则、国际惯例,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众多国家的维护国家安全法律,都根据属人管辖、保护管辖等原则,具有域外效力。比如,美国的叛国罪、非法披露机密资料罪以及针对勾结外国和境外势力活动的《卢根法》(Logan Act),都按属人管辖原则打击境外犯罪行为。英国的《2023年国家安全法》也引用了保护管辖原则。

  还值得指出的是,《条例草案》在借鉴时不是照搬照抄,而是采用更高的人权保护标准。比如,没有参照英国《2023年国家安全法》规定,允许一定级别以上的警员可直接指令限制被羁留者咨询律师的权利,而是规定警务人员须就限制被羁留者咨询律师的权利向裁判官申请手令。

  ——充分吸收香港社会所熟悉的现行法律规定

  《条例草案》采用香港普通法制度下一贯常用的法律草拟方式、技巧和习惯订立。《条例草案》中逾半数罪名在《刑事罪行条例》《官方机密条例》《社团条例